『William』蘇堇萱

“天灾人禍,世事難違。”

幸會,我是蘇堇萱。

烂人一個,承蒙厚愛。

我说了很多次,想要当个少年郎,捧起剑启程去远方。

结果低头一看脚下一摊稀泥,黏糊着脚都抬不起来。

太他妈悲哀了。

【K漏】人间不值得

#ooc预警#
#请勿上升三次#
#第一人称哦漏视角#
#人间不值得,可是你值得。#

正文见↓

   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   
    是良久的沉默,我看着他那双祖母绿的眼眸,回味了一下昨夜欢愉的滋味。虽说是第一次,可是疼过以后逐渐体味到了那滋味。就像是踏在棉花上一样,整个人轻飘飘的。
   
    身上肆虐的痕迹变得青紫,我抬头望他。
   
    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   ...

【K漏】所以……和黑粉同居了?(21-30)

#段子体#
#前文见主页#
#请勿上升三次#

【21】
       “KB!我们去出片啊!!!”话说某日哦漏一脸兴奋的疯摇KB。
        KB大惊,双手护在胸前,“真人摔跤大片!?不拍不拍不拍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哦漏!”
        哦漏黑线,“我说的是cosplay!!!去你妈的摔跤大片!!!!”

【22】
       ...

 “少年人的心欢喜总是存在着两个极端,一种是把情爱葬于心,而从不悬于口之人。一种是把情爱挂于口,却从不放心尖上之人。”

“而你,恰巧是第二种人。”


我不想对你说什么“在这个风华正茂的年纪,我想让你迷途知返。”毕竟我不是圣人,不渡人渡己,也没有那么慷慨无私。

我所做的一切努力,都只是为了得你一声心欢喜贪你心间一席地罢了。


—我们战无不胜。—

【K漏】钟鼓辞

#内容虚构,请勿上升三次。#
#我们说,那是最好的爱情。#
#复健作。#
#成功渡过瓶颈期。#

正文见↓

“小镇上有一位敲钟人,谁也说不清那敲钟人是谁,甚至他们连见都没见过那个人。他们只知道他年轻的时候患了耳疾,而后义无反顾的做了敲钟人。而敲钟人呢,他似乎不希望有太多人找到他。他就那样把自己困在那座很高很高的钟楼里,至死都把那当做是自己的一方城池,一辈子沉于梦境里不愿意醒来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2017年对lo主的印象

2017对我来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。
我认识了很多很多很多人,也有和一些人分分合合再分分。

暑假似乎是个分水岭,前半段我迷迷糊糊的是个孩子,文风透着一股傻兮兮的幼稚劲儿。后半段的文笔和文风虽然没好到哪里去,却再也不是那种傻乎乎惹人笑的感觉了。
我觉得挺好的。

@摆地摊的_AD 想跟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位肯带着我飞的爸爸。AD是我在2017年刚认识的文手爸爸,非常非常非常的可爱以及帅气!文风给人很清爽的感觉,甜饼不会很腻,刀子也直击人心脏正中央。
我记着最清楚的是和AD联文里的一句话,大概是【K和O没有排在一起,墓园也确实不是按着26字母排序的。】非常的细腻,很多细节都是要回味很久才能反应过来。

@...

盛秋。

我猛的往后仰去,一瞬间的失重感将我包围。

轰然倒地,惊起一地落叶。

南京。

中规中矩但却时不时撩你一下,优雅的二流子们的聚集地。

随心所欲,悠然自得。

中华门

古韵典雅,历史的厚重。

“阿姊,是南京啊。”

BY:苏堇萱 @『William』苏堇萱

"我唐谨这辈子,唯一的软肋就是唐家。"


【钱小道,江阳。】

“你应该为了我活下去的。”

【醒来】

        我死了,我看到有个人在向我招手。我的身体一片血肉模糊,他就那么不顾一地的狼藉,冲我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他冲着我微微笑着,说,“你好,我叫江阳,你还记得我吗?”“江阳……?”梦呓般的重复着他的话,茫然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 我好像,把一切都忘了。
 
      ...

【K漏/混更段子】明枪易躲

某日中午。

阳光透过窗户,丝丝缕缕照进房间里来。

KB望着一旁熟睡的哦漏,玩性大发。他找了支黑色记号笔,在哦漏脸上任意作画。

“唔…这边还要加几根龙须……”KB小心翼翼的下笔,口中念念有词。哦漏睫毛微微颤动,KB笑着亲吻他的眼睛。

“谁说大海是世界上最美的蓝色,他还没有看过你的眼睛。”

“饱含深情的眼睛。”

KB看着自己的“大作”,笑得无法自拔。哦漏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睛看他,一脸懵逼。

“KB你笑个屁啊,没见过人睡觉吗?”
“不是,你看镜子。”

KB递了把镜子给哦漏,哦漏瞟了一眼,顿时向KB扑去。

“你干什么啊你!我又不是大熊猫。”

两人笑嘻嘻的滚作一团,哦漏靠着KB眯缝起眼睛...